邮箱登陆 | 繁體版 | 无障碍浏览
首页 走进宜都 政务公开 政务服务 公众参与 便民服务 阳光信访
 
首页
> 走进宜都 > 旅游文化
宜都故事——天龙湾传奇
字号:[ ] 发布日期: 2018-02-26 浏览次数: 打印本页】 【 关闭窗口 视力保护色:

  很久很久以前,清江高坝洲库区骆家河廖家湾一带是一个湖,湖里鸳鸯成群,整日里游来游去,自由自在。人们把这湖叫作鸳鸯湖。

  鸳鸯湖东岸骆姓居多,西岸廖姓过半,两岸农户勤扒苦挣,日子过得也还称心。每逢端阳、中秋,一些姑娘媳妇、青年小伙就要放船游湖,互相赛歌,玩个痛快。

  一年端阳节,东岸骆三和西岸廖四带着媳妇游湖。这骆三廖四都是鸳鸯湖有名的歌手,一下湖,两人就对上了歌,直到日落西山还未分出高低。两人的媳妇知道他们歌兴未尽,怕对来对去没个完,就一个劲地催要回家。骆三和廖四才相约中秋再对,一个唱道:“端阳唱歌兴未尽”,一个和道:“中秋游湖再相逢”。相约已定,各自掉转船头,正准备朝岸边驶去,忽见一对鸳鸯“噗”的一声分别飞到两条船上,雄的扑到骆三媳妇怀里,雌的落在廖四媳妇身上。骆三和廖四都觉得奇怪,不知是凶是吉,只好吩咐自己的媳妇将鸳鸯放入湖中,赶紧摇船回家去了。

  说来也巧,自打端阳游湖之后,骆三和廖四媳妇都有了身孕。两人越发觉得蹊跷,于是商定若一方生男,一方生女,就定许良缘,不违天意。

  果然,隔年骆三家生了一男,取名叫骆鸳,廖四家分娩一女,就唤廖鸯,乐得两家欢天喜地,全村恭贺不已。

  骆鸳和廖鸯从打光屁股时就在一起玩耍,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骆鸳处处护着廖鸯,廖鸯也时时离不开骆鸳,总说一人玩蛮怕,下湖上山非要骆鸳做伴不可。长到十六岁时,骆鸳生得虎背熊腰,力过千斤,桩桩农活无一不会,加上天性聪明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特别喜爱的是一支洞箫,时时带在身上,有空就吹它几曲。廖鸯也出脱得十分漂亮,举止端庄,说话轻声细语,谁都夸她是一个好姑娘。廖鸯和骆鸳常在一起,慢慢地也能弹得一手好筝。两人闲时就到湖边练曲你吹我弹,惹得湖中鸳鸯扑扑打旋围着他们游来游去。乡亲们都说他们是天生一对,地就一双,催着骆三和廖四给他们办亲事,说是好早日喝喜酒。骆三和廖四整日喜得合不拢嘴,决定这年中秋为他俩完婚,好了却一桩心愿。

 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廖鸯母亲四月一场大病,没几天就离开了人世。廖四中年丧妻,又急又闷,廖鸯丧母也是整日里哭哭泣泣。骆三见状,也就暂时不提及儿女亲事了。

  第二年,经人撮合,廖四和邻村一个中年丧夫的陈氏结了婚,陈氏带来一女,生得也是十分美貌,只小廖鸯一岁,随母亲改嫁更名唤作廖樱。

  陈氏为人不贤,特别容不得廖鸯,听到别人夸廖鸯长得漂亮,她就好比钢针扎进心里似的。又见骆鸳人才非凡,更是心生嫉妒,时时想拆散他俩,让自己的女儿嫁过去。她对廖鸯处处虐待,整天不准出大门,织布纺纱磨面做饭全是廖鸯一人的事。对廖樱则是上下打扮、百事依从。每当廖四提出为廖鸯办亲事时,她就找出种种理由阻拦。廖四为人老实,看着女儿受苦,只有躲在一边生闷气。

  廖鸯受到后母虐待,终日忧愁不已,又不敢哭泣,怕让父亲伤心,一天劳累下来,只望着鸳鸯湖弹筝解愁。骆鸳隔岸听见,就吹箫相伴。陈氏见他二人如此钟情,知道不除廖鸯,妹代姊嫁是万万不能得逞的。于是苦思冥想,要用计除掉这颗眼中钉。

  恰逢这年端阳,皇上要派人来宜都选美女,择定端阳节来鸳鸯湖挑人。陈氏听说,一条毒计顿时生出,她对廖鸯一反常态,事也不要她做了,还把她打扮得如花似玉,比先前更加漂亮。可怜廖鸯一直未出大门,外面的消息一点也不知道,还以为后母回心转意待她好起来了。

  端阳这天,陈氏起了个大早,叫醒廖鸯又是一番打扮,说要带她前去游湖,会会骆鸳。廖樱见母亲忘了自己只带姐姐前去,气得双脚乱跳,嚎啕大哭,死活也要跟着去。陈氏不便说破,只好带她一同前往。

  下湖之后,陈氏伸长脖子鼓起眼睛,前顾后看,只盼皇上的选美官早早到来。可望了半天也不见人影,只有几条披红挂绿的农家船在湖中游来游去。陈氏心想,皇上选美总是像那私访一样的,我何不让廖鸯弹起筝来,不愁他们不往这儿来。于是就对廖鸯说:“女儿呀,为娘今日游湖甚是高兴,你怎么不弹筝让娘听听呢?”廖鸯见后母吩咐,不敢不从,拿出筝来慢慢拨动琴弦,一连弹了几曲,可那湖面仍无动静。陈氏怕是声音不大,又叫廖樱和着筝起舞。廖樱平日只知吃喝穿戴,从不喜欢歌舞,死活不肯跳。陈氏怕错过机会,只好自己在船上乱摇乱摆跳了起来,惹得四周游船上的人笑得直不起腰。就在这时,只听远处传来一阵喊声。陈氏收住脚步一看,哈哈,皇上选美的官船到了!她忙叫廖樱把船朝选美官船摇去,谁知此时湖中鸳鸯一起游来拦住船头,使船不能前进。陈氏大怒,拿起竹篙就朝鸳鸯打去。廖鸯扑上前死死抱住竹篙不放,并大声叫喊,要廖樱掉转船头。哪晓得她早就被选美官给发现了,官船随即驶来。选美官一声令下,廖鸯就被绑过去了。陈氏见了忍不住笑出了声。选美官见她这副得意的样子,心想我何不让她再高兴高兴,索性连船上那姑娘也给选上,虽说长得差些,也还有几分姿色,皇上看不中,倒可以落得自己受用。于是吩咐把廖樱也绑了过去。这下可急坏了陈氏,她赶忙向官船跳过去,要夺回自己的女儿,不料一脚没站稳,“咚”的一声,掉到湖里一命呜呼了。

  却说廖鸯被送到京宫,皇帝见她生得如花似玉,随即封她为贵妃。廖鸯知道硬抗是不行了,急中生智跪在殿下说道:“承蒙万岁恩宠封民女为贵妃,尚有一事不明,还求万岁指教。”皇上闻言说道:“美人何事不明,快快奏来。”廖鸯说:“不知哪朝规矩,贵妃娘娘是被捆绑进宫的。”这皇帝本是一个昏君,听了廖鸯言语,顿时龙颜大怒,随即传旨,将选美官午门问斩。斩了选美官,廖鸯仍是双眉紧锁面无笑容,昏君又问道:“美人还有什么不乐的?”廖鸯说:“万岁杀选美官,只不过给臣妾出了口气,可那鸳鸯湖两岸父老乡亲哪个不知,谁家不晓我是被万岁捆绑进京的,臣何颜于世?”昏君要讨廖鸯欢喜,说道:“这有何难,孤为你在鸳鸯湖造一栋梓童阁,让天下人都知寡人是宠爱你的。”廖鸯一听,正中下怀,便装出笑脸低头谢恩。昏君一见美人开颜,急忙要搀扶廖鸯。廖鸯赶紧说道:“臣妾既蒙万岁恩宠,自当一心无二,不过得梓童阁建成,臣妾亲自前往一观后才能伴驾奉君,否则宁死不从。”

  昏君怕急了坏事,只好耐住性子。即刻传旨下去,选匠人,抓民工,在宜都鸳鸯湖日夜赶造梓童阁。一月后,快马来报,梓童阁已经落成。昏君闻奏大喜,星夜陪同廖鸯,起驾鸳鸯湖。

  梓童阁就建在鸳鸯湖湖心。廖鸯来到鸳鸯湖时,天色已经快黑了。她登上楼阁,望着湖中,心中念道:“骆鸳哥啊,我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了,不知你是否知道,你要想办法快来呀!”

  廖鸯正默默念着,忽听远外传来一阵洞箫声,侧耳细听,啊,是骆鸳哥在吹《鸳鸯曲》,在她被后母整天关在屋里的日子里,骆鸳就是对着她的房门反复吹着这首《鸳鸯曲》,而今他又吹起了这首曲子。廖鸯顿时只觉得心中一亮,那昏君仓促起程带兵不多,我何不假意殷勤,灌醉昏君,以筝传信,约骆鸳前来,双双一起逃走。主意一定,廖鸯朝那昏君嫣然一笑,昏君见廖鸯开颜,以为她满意这梓童阁修得好,想到美人就要到手,一时骨头都酥了,忙呼内侍摆上酒肴,要和廖鸯饮酒取乐,欢度良宵。

  酒过三巡,昏君就要动手动脚,廖鸯强打笑脸说:“万岁不必操之过急,如此良宵美景,理应对酒当歌,臣妾虽不善歌舞,却愿理弦弹筝,以博万岁一笑。”昏君闻听廖鸯要为他弹筝助兴,把酒杯一举,说:“只要美人高兴,寡人自当奉陪。你弹一曲,孤就痛饮三杯。”廖鸯笑了笑说:“万岁当真?”昏君说:“决无戏言。”廖鸯暗喜昏君中计。于是抖起精神揉弦三下,然后弹了一首《湖光曲》,筝声随着湖波起伏。一会似黄莺啼鸣,一会如秋风细语,乐得昏君手舞足蹈,连声叫好,高高兴兴连饮三杯。

  昏君只顾饮酒取乐,哪知廖鸯的弦外之音。原来廖鸯的曲子都是骆鸳平时所教。骆鸳此时听到筝声尽知其意:先揉弦三下叫他三更接应,再弹《湖光曲》是说要从湖中逃走。骆鸳又忙吹了一曲《蝶双飞》表示已会意,三更定来接应,双双逃走。廖鸯听了心里更为踏实。于是就缠着昏君,一曲接一曲地弹,每弹一曲就要昏君连饮三杯,一连弹了七八曲,只喝得昏君头重脚轻摇摇摆摆,结结巴巴地说:“朕不……喝……喝了。”廖鸯撒娇不依:“万岁金口玉言,怎么说不喝了?臣妾的曲子还没有弹完呢!”昏君无奈,只好稀里糊涂地又喝了几杯,终于支撑不住,头一歪倒在桌上。

  廖鸯一见昏君醉倒,开窗就要逃走,转念一想,要是昏君醒来不见我,岂不派兵追赶?不如留诗一首,想罢,提笔就在墙上写道:

  此朝江山剩半壁,

  皇帝无道百姓泣,

  冰肌不愿伴昏王,

  玉骨清白沉湖底。

  放下笔来,时逢鼓打三更,廖鸯赶到窗口一望,只见荷花丛中飘来一个大木桶,桶中坐着骆鸳。廖鸯便悄悄地攀上窗台,从怀中取出一条绫带,拴在窗栏上,一头缠在自己的腰身,慢慢地翻越过去,双手扒住墙壁顺势就往下滑。就在这时,只听昏君叫道“弹得好!再弹一曲。”廖鸯一听,说声不好,莫非那昏君醒过来了?想去轻轻弹奏几曲,但是双脚已经腾空,无力上攀。正在危难之际,湖中一对鸳鸯飞到筝旁,用嘴壳啄动筝弦,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。不一会昏君就又打起呼噜来了。廖鸯又惊又喜,赶紧沿壁滑落桶中,骆鸳迅速划动木桶,离开了梓童阁。

  再说那对鸳鸯一直啄到天亮才飞回湖中。昏君一觉醒来,只见墙上题诗一首,不见廖鸯,直气得嗷嗷大叫。内侍说:“直到天亮时分仍有娘娘弹筝之声,既是投河自尽,何无响动?”昏君见内侍讲得有理,走到窗口见栏外拴一绫带,一头搭在湖中,猜廖鸯是从此下湖逃走了,即传令追赶。追兵正要出马,忽见烟雨茫茫的湖面上飘出一具女尸,身着凤冠霞帔,正是廖鸯。昏君见了,怒从心起,大声叫道:“好你个小贱人,活着不愿伴孤家,死了还要在此抛头露面丢寡人的脸。来人呀,快把这小贱人射沉湖底。”刹时,万箭齐发,直射女尸。

  其实,那并不是一具女尸,而是一群鸳鸯游在一起所组成的一个人形,为了使昏君深信廖鸯确实是已经投湖,好让骆鸳和廖鸯平安逃走的。鸳鸯漂亮的羽毛隔远望去,恰似那凤冠霞帔一样。这些鸳鸯见乱箭射来,依然保持人形突地腾飞而起,在冉冉升起的太阳和彩霞的辉映下,顿时变化成一条白色天龙,在空中狂舞一阵之后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人们以为骆鸳、廖鸯化着天龙飞上天去了,从此便把鸳鸯湖改叫“天龙湾”,并把骆鸳居住的地方叫“骆家河”,在今高坝洲镇骆家河村;廖鸯居住的地方叫“廖家湾”,在原高坝洲镇廖家湾村,今合并为青林寺村。而今,高坝洲库区的天龙湾已成为新兴的旅游风景区,坐飞机在空中向下俯视,库区的湖面还真是形若一条长长的“天龙”呢!

  采录者:李定富周顺强徐荣耀
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分享到: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站点地图 | 网站帮助
版权所有:宜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Copyright Yidu China Reserved.
宜都市民E家安卓版
宜都市民E家IOS版
ICP备案号:鄂ICP备08004134号-1

鄂公网安备 42058102000021号


网站标识号:4205810011